中国名师网

中国名师网

http://www.ccth.com.cn

菜单导航
主页 > 学习园地 > 正文

雨果逝世134周年:文学不朽,为争取自由的不懈斗争亦不朽

作者: 中国名师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2月12日 20:00:45

按:1885年5月22日,一代文豪维克多·雨果去世,法国为他举行了盛大的国葬,200万人参加葬礼,法国全体人民甚至整个欧洲都为此陷入哀悼。此种荣誉,法国历史上没有任何其他人拥有过。法国时任议长弗洛坎在演讲中说:“65年来,对我们法国人而言,他的声音和我们民族最令人悲痛而又最为光荣的经历联系在一起,几代人为他的热情所陶醉,受到安慰和鼓舞。我们中有谁会不从内心深处去感激他?我们的民主制为他而哭泣。他曾经讴歌了民主制的种种伟大之处,同情过各种各样的处境悲惨者。弱小和卑微的人总是对他的名字产生敬仰之情,深知这位伟人关怀着他们……”在葬礼这一天,凯旋门被巨大的黑纱包裹了起来,法国共用去了价值100万法郎的鲜花和花冠。

雨果所生活的年代,恰好是法兰西最动荡不安的19世纪,复辟、战争、革命、街头抗议从未停止。雨果、福楼拜、托克维尔等几代知识分子都投身于法兰西的光荣事业,甚至不惜付出生命。法国著名史学家、美第奇奖和龚古尔传记奖得主米歇尔·维诺克的《自由的声音》便记录下了这群自由勇斗士的光荣与梦想,带我们穿越回那个紧张、矛盾甚至绝望的年代。“维克多·雨果并非只在文学方面不朽,同样不朽的是他赋予作品的政治意义和为争取自由的不懈斗争。自从他在1848年二月革命后转而赞成共和制之后,他就为他的信条——自由、平等、博爱——而不断斗争。”米歇尔在书中写到,“他自愿被放逐达19年之久,且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拒绝接受专制主义。他用诗歌和散文的形式,在《惩罚集》《小拿破仑》和《一桩谋杀案》等作品中谴责专制、政变和篡位。”雨果致力于所有自由的事业,如今,当我们嘲笑崇高、将自由视为理所当然,甚至挖苦19世纪文学政治之时,米歇尔提醒我们,要感激前人与历史的遗产——“我们还需要自由原则来奠定未来,某种自由的激情也将继续引领我们。”

雨果逝世

维克多·雨果病了,1885年5月22日,各报将这一消息通告给他们的读者。塞、阿利克斯和维尔皮安三位医生发布了一份公报,里面宣布了他们的诊断结果:肺部充血。5月20日,尽管病情“相对稳定”,但“病情发展趋势不容乐观”。次日,形势变得“令人不安”,“心跳越来越微弱”。5月23日,星期六,各家日报在头版头条以大字标题宣布:1885年5月22日,星期五,13时27分,维克多·雨果去世。他一共活了83年2个月零26天。

在雨果曾经担任议员的参议院,议长勒鲁瓦耶宣布了雨果逝世的消息,并认为“他是60年来让全世界敬佩,理应值得法国骄傲的人”。为表示哀悼,参议院取消了当天的会议。是日,众议院亦没有举行例会。巴黎的市政委员会也效仿参议院的做法。在铭文与美文学院,人们也取消了会议。在罗马,议会会议也因为克里斯皮而被中断,此人通过电报提醒大家:“维克多·雨果的去世不仅仅是法国的巨大不幸,也是文明世界的巨大不幸。”在法国的所有市镇,市镇议会都降半旗以表示哀悼;在国外,许多报纸特意为此开辟专版。

人们很快就知道了诗人的最后愿望,相关遗嘱是在2年前立下的:

我要把5万法郎捐给穷人。

我希望自己能躺在穷人的灵车上前往墓地。

我拒绝所有教堂为我祷告,我要求一种为所有灵魂进行的祷告。

我相信上帝。

维克多·雨果

在等待举行雨果葬礼的一周内,治安警察把前来吊唁的巴黎人分成两列,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存放雨果遗体的地方走过。与此同时,致敬和吊唁的电报和信函从世界各地纷至沓来。欧内斯特·勒南用以下话表达了人们的心声:“几天来,在不分阶级、政党、宗派和文学流派的情况下,法国人认真倾听着他病危的令人心痛的报道。而今,每个人心中都感到了巨大的空虚。”但看破一切的埃德蒙·龚古尔在《日记》中吐露道:“法兰西民族真是个奇怪的民族!它不再要上帝,不再信仰宗教,刚刚还亵渎了基督,却一下子又崇拜起雨果,把他奉为神明。”

没有人不折服于作家的才能,其创作的巨著汇聚了各种精神领域的产品:诗歌、歌曲、戏剧、小说、演讲、小册子、历史著作、散文,这里还不包括他的画作。此后,相关传记则在另一个方面强调了雨果的生命力:正如他那秘而不宣的日记所证实的那样,他那频繁的性生活实际上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结束为止。

在他生命的最后10年,雨果身边的亲友越来越少,他感到越来越孤独。他不断参加同辈人的葬礼,为死亡所包围,尽管他不畏惧死亡,但他已经感到死亡的征兆,他以为听见了那些“看不见的人”和“已经消失的亲人”,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窥视着他,尤其在夜间,他们敲打着墙壁,发出声音的影子则不断让他对不朽的信念抱有希望。他晚年的作品也取得了巨大成功,包括《凶年集》(1872)、《九三年》(1874)、《一桩谋杀案》(1877)、《历代传说》(1877和1883)、《精神的四种风向》(1881)、《多尔格玛达》(1882)。新上演或重演的剧本也大获成功:根据小说《悲惨世界》改编的剧本于1878年在圣马丹门剧院上演,同年,莎拉·贝纳尔再次主演《埃尔纳尼》《吕伊·布拉斯》以及1879年改编的《巴黎圣母院》,1882年《国王取乐》再度上演……

雨果逝世134周年:文学不朽,为争取自由的不懈斗争亦不朽

维克多·雨果

本文地址:/xiyd/19994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