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名师网

中国名师网

http://www.ccth.com.cn

菜单导航
主页 > 大学教育 > 正文

[财经]怒吼阻止高空抛物!发生于天津科技大学旁

作者: 中国名师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3月12日 16:11:47

  “大获成功”

  没想到,就在和马啸见面的第二天,一场高空抛物毫无预兆地发生了。

  7月12日上午10点左右,记者闻讯赶到时,只见常春藤花园小区1号楼地面上,四散着近20支水彩笔,一个透明笔盒匍匐在旁,最触目惊心的,是一把一同坠下的手工剪刀。

  目击者牛先生和张大姐事发后蹲守原地保留证据,视频和图片作为“举报证据”被目击者传到了业主微信群。

  不久后,“妈妈防空队”的主要成员悉数到场,派出所两位民警和物业负责人也纷纷赶到。

  目击者牛先生举证,“那双手,是从25楼那条外墙装饰棱上方二三层以内伸出窗外的”。

  接下来就是一场有的放矢的扫楼。寻访到25楼时,户主赶忙把人请进家中,她指着平台上散落的和楼下“同款”的3根水彩笔和文具碎片投诉:“楼上的文具估计是先落到了我家平台,被墙壁冲撞回弹后落到了道路上。”

  这位大姐家的窗户正好位于这栋楼平台的上方。25楼平台是高空抛物“重灾区”:水、纸团、空瓶……大姐一家不得不一有空就打扫平台。

  行动队继续向楼上寻访,27楼一户人家中的儿童房内发现了“同款”笔,在监护人在场情况下,民警单独进屋询问这家的小女孩,女孩坚称并未扔笔下楼。

  之后寻访依旧无果,但跟着扫楼的“妈妈防空队”,却觉得这次行动算是真正意义的“大获成功”。

  “以前,总是我们几位妈妈冲在第一线,但是这次,目击人第一次为我们主动提供了情报并且帮助保护现场;民警和物业也不像以前那样,因为高空坠物没有砸伤人就觉得不算紧急,而是陪着妈妈们耐心询问。”马啸滔滔不绝。

  不过,眼下距最理想的状态还有“一步之遥”。“如果再遇到高空抛物,‘妈妈防空队’成员在报警且联系物业后能够不用再上楼,只需要在事情处理后追踪结果,就是我们理想中的标准化流程了。”另一位主力队员、女儿正在上小学的大学老师白晶晶解释。

  “以后再遇到高空抛物,请马上拍照、录像、保护现场、给我打电话,我赶到后会报警,等警察来,死磕……我会在一个小时内赶到。”马啸在朋友圈中为自己打了一则公益广告。

  这则朋友圈的发出日期是6月9日,即“妈妈防空队”成立第一天。“这不仅仅是一则广告,也包含了我们小区在遇到高空抛物后的具体行动流程。”马啸解释。

  6月9日那一天,马啸在小区业主群里看到了自家所在的3号楼有人扔下玻璃杯的消息。短暂的沮丧和焦虑后,她坐不住了,在近500人的业主群里写下标语——“消除高空抛物,我在行动”,并倡议:愿意加入的住户在群里接龙。当时,自主接龙的人不足10位。见接龙者大多是年轻妈妈,马啸就组建了妈妈群,之后又在朋友圈亮出二维码。

  此后的每个礼拜,“妈妈防空队”的人数与日俱增,而马啸记录的“小区发生过的高空抛物清单”也随着新成员带来的信息逐渐变长。

  “拖把棍,装着尿液的瓶子,点着的纸团……”清单上列着十多条看似匪夷所思的高空坠物。“这就是我们真实生活的环境,无需回避。”马啸对记者说。

  作为“妈妈”

  “那个玻璃杯绝不是第一次!”装满尿液的矿泉水瓶,在今年5月被扔到3楼业主家的平台上;也曾有过路人被楼里扔下的一只鞋砸到了头,幸好没有受伤……

  马啸坦言,其实几年前,包括她在内的大多数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,听闻高楼坠物受害者的新闻,都觉得距离现实生活很遥远。“我们小区居民大多是高校老师和重视教育的陪读家长,居民素质高,怎么可能会出现高空抛物现象?”

  1985年出生的马啸高挑斯文,戴半黑框眼镜,着一身蓝色职业套裙。2017年搬入小区时,她是一位喜欢“宅”在家的上班族妈妈。而今,她加入的小区业主群已近20个,是不少群的核心人物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她被逼上梁山,进化成了“事儿妈”。

  “只要是和我孩子成长环境相关的事,站出来就是我的本能。”马啸对于社区的关注,是从2018年初物业对“暖气不暖”问题久拖未办开始的。

  常春藤小区是被一条小马路隔开的“南苑”和“北苑”两片住宅区,两片区域内业主使用不同的门禁卡,生活区域以马路为界,很少往来。小区运行10年以来,业委会一直没能成立,业主们缺乏和物业对话的有效机制保障。

  马啸找到当时的物业经理反映暖气问题时,却被人反问一句:“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?”她的斗志被激发。

本文地址:/dxjy/51327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