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名师网

中国名师网

http://www.ccth.com.cn

菜单导航
主页 > 大学教育 > 正文

龚鹏程先生接受香港浸会大学专访:点亮中华文化的灯塔

作者: 中国名师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2月14日 19:16:42

龚鹏程先生接受香港浸会大学专访:点亮中华文化的灯塔

龚鹏程先生


治学多方,一以贯之


  孟:龚教授您好,我受香港浸会大学中国文化院《国学新视野》的委托,藉您来香港讲学之机,请您做一个专访,感谢您的支持!您在文史哲、艺术、宗教等诸多领域皆有深造独得,学问不仅广博而且精深,就像孔子弟子形容的那样:「夫子何其多能也!」请问您纵横这么多领域,有没有像孔子那样「一以贯之」的心法?

  龚:每个人来问我的时候,题目前半段都跟你一样,问你为什么那么厉害?(笑)但其实本来就是「一以贯之」的嘛。

我们面临一个社会结构变化很大的时代,我做学问就是想了解中国的社会变迁。文明发展这么长的时间,中国历史上有很多的文化变迁。而在不断的文化演变过程之中,到底不变的是什么?有没有可以贯穿的东西?古人说研究目录学为了「辨章学术,考镜源流」。「考镜源流」就是要从源到流,了解历史的变动。这是我做学问非常重要的一个线索。

我会特别关注一些特别大的变动的时代,比如春秋战国礼崩乐坏、贵族陵夷,这是一个大的变动。又比如说汉末魏晋、唐宋之际,也是面临社会很大的变动。明清之间,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变动?再有就是近代。这是几个比较集中的变革时期。

我要想了解的是,在变动之中,早期的源头在后来逐渐变化中,到底是延伸扩大了还是萎缩了?或者说转变了,走到另外一条路上去了?还有一些古人还没有来得及展开的领域,我们这个时代可以有所开拓,或者哪些是古人来不及发展我们还可以有所发展的?这是我在讨论问题时的一个大致脉络,大概所有文章都是这样的。

比如今天我讲的这个题目:宋明理学,其实它还有另外一面。它本来就是传统儒家,儒者柔也,温柔敦厚,能够把刚愎粗暴的的个性柔化。儒者本身是具有教化功能的一种人,他有这种责任。为什么古人认为儒者出于司徒之官?他本来就不是纯粹的学者。汉朝人为什么一直在谈整齐风俗、化民成俗?儒家早期侧重在改造君王,宋明以后改造君王这件事常常没什么效果,因而更扩大了化民成俗这条路子。农夫耕读传家,商人讲求商人伦理和儒家的结合,读书人就在孔庙、书院,家族进行儒家式的生活,把伦理、孝悌的精神延伸到血缘宗族里去,这是宋明儒者主要工作的方向。这个方向我觉得在当代还可以发展。当代整个社会组织瓦解了,重建一个儒家还可以重新发展生存的土壤,其实是非常重要的。

我的论述大致都是这个脉络,可能只是材料不一样,具体谈某个对象可能不同,但「一以贯之」的是希望在变动的历史之中,寻找可以改造我们当代社会的一些原理。这些原理不是从西方来,而是从中国的传统中所延伸发展选取出来的。


何为「生活的儒学」?


  孟:您在政治儒学之外,提出了「生活的儒学」,您有哪些实践主张呢?

  龚:第一,我从(上世纪)七十年代开始,做了一些族谱和宗族的研究。除主编一些方志、族谱之外,也研究唐宋到当代的族谱。

第二,我现在也帮助一些宗族恢复原有的活力。中国原生态社会已经全部瓦解了,现在要重新组合,宗族血缘关系的脉络还是一种力量,也是一种组合的方式。

第三就是孔庙和书院。书院的重要性不用多说,宋明以后在地方上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现在孔庙废弃,书院也大部分变成了文物单位或者旅游单位,或已废弃或已移作他用了,有些变成花鸟市场,有些变成工厂,有些建了小学等等。传统孔庙的祭祀功能、文化功能,还有教育功能,现在都谈不上,我希望能够恢复。

每个民族都有它的圣贤,圣贤是一种理想的具形化。我们对于孔子的尊敬,代表了我们民族对圣人的崇敬。过去每年朔望日有释菜礼,春秋两季有释奠礼,这些祭祀可以逐渐恢复。我们现在于国内恢复了一部分。说起来简单,但做起来很困难。因为即使是山东曲阜,祭祀也常有错误。像这一类的古代吉礼,祭天地鬼神、祭黄帝、祭伏羲,也都非常混乱。我希望努力调整改造,将祭祀功能恢复起来。

再就是它的教育功能。过去孔庙不单是一个庙,只是祭祀,它还要有学,庙和学是合在一起的。我们今天到北京去看国子监,国子监在哪儿呢?就和孔庙合在一起。孔庙里的明伦堂,就是过去教学的地方。现在我们把教育功能全部移到现代学校里面去了,孔庙变成空洞的古迹。没有祭祀就没有崇敬之心,没有教学就没有学习的功能。所以我们只是在外观上去看一眼,没有进入到它的体系中去,我现在希望这两部分功能都能恢复。

本文地址:/dxjy/39738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